勾人心魄的呻吟声 - 勾人心魄的呻吟声

肖文结婚了,但老婆却在生产的时候难产死了,这让肖文在想,这是不是自已的一种宿命,自已的女人,都是为了生孩子这一关头死了。

  为此,肖文沉迷了,终日借酒浇愁,其岳母心疼女婿,常来照顾他,偶尔也陪肖文小饮,坏就坏在这酒上。

  某次,她又陪着女婿小饮,肖文说到动情处,又饮酒浇愁,大醉后小睡了片刻,其岳母将他背进卧室,给肖文盖上被上,然后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打了电视,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肖文睁开迷蒙的双眼,醉眼间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看着什幺。

  他嘴里:“啊……”了 一声。

  其岳母看到女婿醒了过来,忙过去问道︰“文儿,是不是要喝水。”

  肖文直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朦胧的双眼中越看越觉的像自已的老婆,的确,肖文的岳母如果不是因为年纪的原因,还真与自已死去的女儿有着七八成的相像,直视着---直视着,突的肖文抱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狂吻起来……

  天亮后,肖文看到岳母一丝不挂躺在自已的身边,顿时想起昨天的事情,但岳母怎幺会这样一丝不挂呢?

  他怎幺也想不明白,他怎幺也没想到昨天强行的与其岳母交欢,而肖文的阳具太也粗大,久未尝春水的岳母又疼又麻又痒,高潮间下体阴精狂涌喷出,一阵的痉挛昏了过去……

  “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。”

  岳母又醒了过来,嘴里虽是这样说,这是力不从心,她说不服自已的身体,肖文轻抽缓插着,他身下的这个女人慢慢地动起情来,双眉紧锁,娇喘吁吁……随着高潮的来临,她再一次的昏了过去。

  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淫乱随着这一次的幸福交合,变得越来越汹涌起来。单说肖文的母亲徐艳在一家美容中心任董事,某一天因临时开会,想起上午来公司时拉在家里的重要文件,于是驾车往家赶,赶到家里,换上拖鞋,由于家里的地毯很厚,换后拖鞋后屋里声息皆无。经过儿子的房间时,发出一种声音,那种声音正是女人性交时发出的呻吟声:

  “嗯,啊……,轻点……不要急嘛……啊……”

  声音好熟啊,徐艳趴在窗户上,通过缝隙,徐艳不由的大惊,与儿子性交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儿子的丈母娘,自已的亲家母,亲家母的两条腿抬的高高的,儿子背向门边,只见儿子的屁股一上一下,趴在窗户边的徐艳不住的听到屋子里边女人的浪哼,肖文卖力的抽插着,抽插了几百下后,儿子跪起来,然后双手将亲家母的两条腿高举起来,这样子亲家母的阴门大开。

  “死了……你要做什幺……哼……”亲家母问道。

  说罢,徐艳心想亲家母平时看起来稳重有涵养的样子,原来在床上也是个骚货,这时,只见儿子大阳具大力插了进去。

  “哎哟……”亲家母叫了起来,“啊……小老公……轻点……妹妹……快让你插穿了……啊……”亲家母娇声说道,儿子十分得意的样子,不由分说大起大落,根根尽底。

  “嗯……好痒……啊……飞了……”儿子插的更加用力了,随着欲火高涨亲家母淫水直流,肖文这样用力的插,更是有声有响了。

  这时在窗外偷窥的徐艳,看了儿子与亲家母的火热的性交场面,忍不住伸了手去摸自已的阴户,这才发现自已的阴户早已湿的不成样子了,手上下揉着自已的阴户,暂时解决难耐的滋味。

  “嗯……啊……”里面不住传出亲家母浪叫的快活声音,这时,肖文突然不动了,急得亲家母撒起娇来。

  “啊……你怎幺不动了……”亲家母欲仙欲死之际,肖文有突然收势,急的亲家母百爪挠心。

  肖文道︰“岳母大人,我们换个姿势吧,来一招仙女坐腊,这样你可以采取主动,可以更加的深入,你高兴如何动就如何动,我也可以欣赏你浪叫时的美妙神情,呵呵……”说罢,二人对调了位置。

  这时,门口的徐艳看到儿子的阳具不禁心头一颤,阴户用力夹了一下,只见肖文的阳具直直的向上挺着,约莫二十几公分,单只龟头就像一个鸡蛋一样,天哪,怪不得亲家母浪叫的如此这般,这一来,更使的徐艳心跳加速,直直盯着儿子那根精壮的家伙,按捺不住,手指不住的在自已的阴户里搅弄,聊以自慰。

  这时候,亲家母的双腿跨在儿子的屁股两侧,徐艳细看了一下亲家母,身材保持的还算不错,双腿修长,双乳没有丝豪下垂的痕迹,肖文此时按着亲家母肥圆的屁股,向阳具上压。

  “啊……”原来她本身用力过度,儿子的阳具一下子完全进入到阴道里面,更何况这种姿势本来就是一个深入法,亲家母十分快活的浪叫道︰

  “嗯,顶到我……子宫里……了……啊……”

  ‘滋,滋’阳具与阴户的摩擦声越来越紧凑,亲家母的屁股动的很厉害,上下左右不停的转动,好像要将肖文的阳具完完全全的含到穴里面。

  “啊……不行了……”亲家母连续动了十几分钟后,叫到不行了,动作也慢了下来不像初始那般快速。

  “嗯……好爽……又洩了……”说罢,身体往床上倒,这样一来,肖文的阳具从亲家母的穴内滑出,肖文的阳具仿佛更精大了,沾满精浆的阳具依然直挺挺的,我徐艳观心惊,暗道︰“好厉害的阳具。”

  然而儿子却没有停止战斗,只见肖文在亲家母的奶子揉摸,捏弄她的奶头,阳具趁机插入了亲家母的阴户,肖文如此一来,她立即有了反应,肖文缓缓抽送了十几下后,施展起九浅一深之术,弄的亲家母淫叫不停,屋子里尽是她的浪叫声︰

  “啊……亲老公……啊,爽死了……插死我吧……啊……”肖文边插边用手摸她的屁股。

  “岳母大人,你个老骚货,小婿怎幺会捨得插死你呢,你这个老骚货,我还要插你一千次,一万次呢……”

  “哎哟,那不要……插……插死我了吗?一万次怎幺够,至少要两万次,三万次,怎幺样我也不会嫌够的,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岳母,咱们再续今生缘,我还要你的阳具这样插我的不穴,好吗?”

  肖文用力掌在她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,笑道︰“老骚货,做我老婆不是更好,这样我们可以随时的交合,不是吗?”

  “做你老婆,嗯,好好好,我什幺都答应你。”肖文又在她屁股上轻拍了一下。

  “老骚货,现在你就接招吧。”说罢肖文快速用力猛顶了起来,徐艳在窗外听到二人如此淫淫的对话,心里波直伏不穴禁住夹了夹插在穴里的手指,肖文抓住亲家母的胯骨猛顶起来。亲家母浪叫声中猛摇自已的大屁股,如此十几分钟,插得她一个劲的大叫,肖文如一只下山的猛虎相似,将亲家母的双腿扛在肩上,又是一番急抽狠抽,屋子里地动山摇。

  如此过了半小时,肖文方才一洩如柱,如此的淫技,使徐艳忘记肖文是她的儿子,幻想着如果自已被这样的阳具插送,不知会是怎样的舒服。

  肖文一定是累了,伏在亲家母的身上不住的喘息,亲家母也被肖文插的魂飞魄散,闭着眼肯还在微微的呻吟,身体一动不动。

  徐艳退出房出锁好门,直到坐在车上,才发觉自已的淫水已流到了脚面,幸好穿的是黑色长裙不易察觉,拿起面巾擦了擦脚面的淫水,驾车回到公司,又发觉自已回家一趟,文件却没有拿回来,坐在办公室里脑子尽是刚才儿子与亲家母的在床上的样子。

  徐艳现在好想被儿子这样的阳具插一次,一尝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,一想到儿子肖文那根阳具,徐艳的阴户内湿润了起来。

  一年多了,性慾奇强的徐艳忍耐着,她老公因在酒吧被人教唆而染上毒瘾,因吸毒而又运毒,一年前被抓,主谋闻风而逃,老公却被判了十年,十年啊……自已可怎幺过。

心神不定徐艳取消了下午的会议,晚上回到家的时候,亲家母早走了,床上收拾的很乾净,看到儿子肖文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她总是落在儿子的裆部上,躺在床上难以入睡。

  儿子与亲家母疯狂作家场面在脑中不断重演,忍不住伸手又去掏弄自已的阴户,越揉越痒,越痒越插,三根手指已插到了自已的阴户里面,还是不是,慾望是,慾望,强烈需要发洩的慾望使得徐艳失去理智,徐艳的心底不住的叫喊︰“儿子,妈妈要和你上床。”



  那一夜成了徐艳毕生难忘的一夜,儿子肖文给了她一次刺激的交合。换了一套性感的内衣,披上睡衣来到儿子房间,肖文匆忙将一本什幺东西放到抽屉里。

  “妈妈,还没睡啊?”

  徐艳直接直接了当的问︰“儿子,妈妈是不是老了现在?”

  “这是什幺话,妈妈现在是女人最漂亮最迷人的时候。”

  徐艳听了儿子的回答,内心有了一丝小甜蜜,眼神不自觉的又在儿子有裆部扫了一眼,又问︰“儿了,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肖文“嗯”了一声

  “肖文,你视着是妈妈漂亮还是你岳母漂亮,”

  “当然是妈妈漂亮喽,妈妈是儿子心目中最漂亮的女人”

  “是吗!!!”徐艳笑了笑︰“儿子,妈妈养你二十多年,有没有想过以后如何报答我?”

  “妈妈,以后我努力挣钱,让妈妈过得更好”

  “这些妈妈都有,我要得不是物质上的,我要的是精神上的。”

  “精神上的?”肖文没太懂。

  “对,确切的说是肉体上的。”徐艳说话间站起身脱掉睡衣,里面的内衣其实就是一层薄薄的纱。

  “儿子,妈妈的身材好吗?妈妈的奶大不大?儿啊……”肖文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母亲。

  “儿子,妈要你现在就报答我,”徐艳走上前看着儿子。

  “妈妈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“妈妈想和你上床,这样懂吗?”

  “可是……”肖文迟疑道。

  “可是什幺,妈妈比不上你的岳母大人吗?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,也看到了,儿子,妈妈同样需要你。”徐艳上前抱住儿子。

  此时,肖文神情激动的看着自已怀里的妈妈︰“妈妈,说实话,在十几年前我就想上你了,只不过你是我的亲生妈妈,我才……”

  “儿子,是真的吗?别说了,现在妈妈把自已送给你,你想怎幺玩妈以就怎幺玩吧!”肖文激动极了,抱着妈妈,将她扔上了床,一把扯掉徐艳身上的衣物,自已也脱的精光。


徐艳一眼就看到了儿子硬挺挺的阳具了,好吓人,徐艳一把将儿子的阳具握在手里,肖文知道妈妈一定很喜欢自已的阳具,因时这时徐艳已经将那话含在嘴里了,肖文硕大的龟头几乎就将妈妈徐艳的嘴巴塞满了,徐艳兴奋的边吸吮边用力套弄着肖文的阳具,肖文用手轻抚妈妈的头髮,似乎在表示赞许,急欲想一尝儿子宝贝的徐艳,迫不及待的躺下来。

  “好儿子,来吧。”徐艳促道,肖文却不紧不慢的。

  “儿啊,你不是早就想上我了吗,妈妈现在来了,用你的宝贝用力的插我,快,妈妈求求了。”

  肖文沖着妈妈一笑,︰“妈妈,别心急,我先欣赏一下你的身体,然后再给你爽,呵呵,今天可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视觉圣宴啊。”

  肖文俯下身,不急不燥地吻着妈妈,舌头舔遍了她身上不一寸肌肤,趁徐艳不备,肖文手握阳具对準妈妈的阴户,轻刺进去,徐艳只觉一种犹如处女被开苞的痛楚。

  肖文见妈妈痛的皱眉,问道︰“妈妈,我的宝贝这才刚进和四分之一,你就这样痛,我要全部插进去,你会不会受不了,我还是拔出来吧。”

  “不要,儿子,别抽出来,求你了,你慢慢的插,妈妈挺的住……你的阳具太大……妈妈的穴内好涨,我喜欢这种感觉……”肖文用手摸了摸妈妈的屁股,阳具直根没入。

  “啊……”徐艳长长的一声长吟,痛的用胳膊抱住了肖文。

  “妈妈,很痛吧?”

  “嗯,儿子,你的阳具插到妈妈子宫里面去了,痛是痛,不过滋味好美,好儿子,你真厉害。”

  徐艳淫蕩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儿子的嘴唇,“儿子,来吧,用力的操我吧,来吧。”

  肖文‘嘿嘿’一笑,用起各种花式一会就让骚浪的妈妈洩了两次,徐艳爽的不知魂归何处,一个劲的浪叫,扭腰送臀,肖文将妈妈的双腿一下推到她的胸前,那巨大无比的阳具根根入底的直刺徐艳的花心。

  徐艳抛弃了做母亲的尊严,一味的浪叫︰“儿子,好儿子……亲汉子……大哥哥……我……又丢了……啊……妈妈快被你插死了……里面好痒……用力……”肖文精大的阳具顶的徐艳脸红气喘不已,“哟……啊……我的老天……好舒服……”肖文每次尽底,就顶着她的花心转两下,弄的徐艳淫兴高涨,不住的高声浪叫︰“哟好儿子……妈妈好快活……”

  肖文展开攻势,阳具不断的抽送,狠,準,猛,战法,徐艳双腿紧紧夹着儿子的腰,屁股不住的扭来扭去,向上抛送迎及肖文的抽插,是的,许久徐艳没有尝到作爱的滋味了,况且像儿子这样如此的阳物,如此的抽插,徐艳高潮迭起,骚水直流,身体颤动着,不停的呻吟,像是渴的要命的人,遇到甘泉一样。

  突的徐艳下体一阵乱扭,肖文又插的妈妈洩的一次,肖文真的好厉害,他的体力似是一部机器,丝豪没有累的迹像,如此这般,在肖文的猛插之下,第七次,在徐艳觉的自已已经洩了第七次时候,徐艳一个激灵的晕的过去,在她醒来之际,肖文正不住的吻着她的两个奶子,肖文用牙齿轻轻颳着妈妈的奶头,弄的徐艳心头痒痒的,肖文见妈妈醒了过来。

  “妈妈,儿子插穴的功夫如何?”说完沖着妈妈徐艳一脸的坏笑,徐艳起身看了看自已的阴户,只见乌黑浓蜜的阴毛上沾满了淫液,精液,两片大阴唇微微的肿了起来,徐艳用手揉了揉自已的阴唇,又见到儿子的阳具依然硬的如铁棒般的挺立着,心里一惊︰“这小子为何如此厉害。”便对儿子说道︰“儿子,你果然厉害,插的妈妈已经洩了七次了,从来我就没有如此的爽过,好儿子。”
徐艳伸手抓住肖文的阳具︰“好儿子,以后不要只和你岳母上床,也要顾忌一下你妈妈我的感受,妈妈也是寂寞的人啊,你看到了,妈妈也很需要你,以后妈妈的小穴就是你来让它幸福了,知道吗?”

  肖文用手摸着妈妈的奶子道︰“放心吧,妈妈,似你这种骚货,一见你就想操你,知道吗,十年前,我开邕朦胧的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后,每次见到你走路时大屁股扭来扭去,那时就产生了一处你在床上一定会很美的念头,记不记的我时常从后面抱住你,就是要感受一下你大屁股的弹力,如今可以切身的体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国语最新自产拍在线观看,天天拍拍国产在线视频,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,五月丁香合缴情在线观看,亚洲日韩在线a视频在线观看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